<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optgroup id="dxvbp"><i id="dxvbp"></i></optgroup>

<p id="dxvbp"><em id="dxvbp"></em></p>
    1. <strike id="dxvbp"><xmp id="dxvbp"></xmp></strike>
    2. <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p id="dxvbp"></p>

      <legend id="dxvbp"></legend><ruby id="dxvbp"><i id="dxvbp"></i></ruby>

      中國原子能立法步伐加快

      3?11日本宮城外海大地震引發了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核泄漏事件,由于福島第一核電站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它的核泄漏大有“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之嫌。肆意排放的受到核污染的廢水和有害氣體隨著洋流和大氣環流影響全球,造成了十足的另類“核擴散”。世界在震驚之余,也引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3?11日本宮城外海大地震引發了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核泄漏事件,由于福島第一核電站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它的核泄漏大有“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之嫌。肆意排放的受到核污染的廢水和有害氣體隨著洋流和大氣環流影響全球,造成了十足的另類“核擴散”。世界在震驚之余,也引起了人們對于核能利用安全方面的考量。核能是人類的發明,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標志之一,可是當危機來臨時人們對核能的看法卻愈發復雜了,面對這樣一把雙刃劍,作為日本近鄰的中國也開始加快了原子能立法方面的工作。


        作者:李海毅


        從1991年秦山核電站并網發電開始,到今天中國正在運行的核電站目前共有四座,分別是秦山核電站(一期、二期、三期)、廣東大亞灣核電站、田灣核電站、嶺澳核電站。在建及規劃中的核電站有數十項,可是長期以來中國的核電開發事業處于“無法可依”的“裸奔”境地。


        中國原子能法案立法進程


        般有核國家在原子能起步階段就開始了相關的立法工作。例如美國1945年制定《原子能法》,1954年進行了修訂。英國1946年頒布《原子能法》,之后陸續做了修訂和補充。法國雖然沒有專門的《原子能法》,但相關法律分散在其他法律之中。日本1955年頒布《原子能法》。韓國1958年頒布《原子能法》。


        事實上中國也是自上世紀80年代末核電站項目立項之初就著手開始準備原子能立法的工作,但由于各種原因中國的原子能相關法律一直沒有出臺,二十年來兩次立法嘗試都慘遭夭折。


        1984年,國家科委主導成立了原子能立法領導小組和起草小組,后來核工業部也加入了進來,但最后《原子能法》還是沒能出臺。該次原子能立法嘗試的失敗,除了因為當時核電站剛剛起步,需求沒有那么迫切,另一個原因則是來自體制方面。核工業的主管部門是核工業部,但相關原子能的立法工作是國家科委,相互之問關于認識和看法的統一工作不好調節。于是原子能的立法工作沒有了下文。


        1998年,新成立的國防科工委成為核工業的主管部門,開始第二次立法嘗試。中國核工業經濟研究中心承擔了立法的研究工作,并在2006年完成了文本的起草和征求意見的工作。到了200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開始,立法工作再次因為客觀原因而擱淺。核電站項目被劃給了新成立的國家能源局,而這其中包括核燃料在內的部分內容則繼續由國防科工委管理。


        2009年,工信部又委托中國核能行業協會開始做原子能立法的研究工作,原子能立法工作第三次啟動。正是今年的日本福島核電站核泄漏事故的發生,使得中國原子能立法的第三次工作得到了更多的關注,而這一次的關注也超出了行業的范圍成為全民的話題,一定意義上說成為了全民的要求。中國原子能的立法工作突然具有了必要性、重要性和緊迫性,立法“拖”不得了。


        據了解,4月7曰在深圳舉行的中國核能行業協會年會上,協會理事長張華祝表示中國核能行業協會已經完成《<原子能法>立法研究》課題,受到國務院領導高度重視,并已列入今年的立法計劃。


        核能開發的尷尬


        根據“十二五”規劃。“十二五’’期間,中國將有多達30臺左右的核電機組投產建成,全國核電總裝機容量將超過4000萬千瓦,核電年發電量將達到3200億千瓦時,核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2%。截止2010年底,我國已核準13個電項目共34臺機組,核準規模達3702萬千瓦,其中在建規模3097萬千瓦,占世界在建核電機組的40%以上。目前全球有400余臺核電機組運營,我國運營的核電機組總體處于中等偏上水平,部分機組處于世界先進行列。


        可以看出來,發展規模我們已經迎頭趕上,核能技術我們也并不落后,關鍵問題在于如此光鮮的成績卻處于“裸奔”的尷尬境地之中,而沒有法律的擔保。目前國內涉及核能方面的法律只有一部2003年施行的《放射性污染防治法》。核能開發是為了造福于民,它的應用是為了百姓,同樣當有危機爆發的時候受到它影響最大往往正是核電站所在地的普通居民。這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工程,中國目前已經建有四座核電站了,可是關于公眾參與的消息卻聞所未司。一個核電站該不該建、能不能建,是否廣泛征求了民眾尤其是當地民眾的意見,而這樣一個明顯的公民權利,卻沒有一條法律加以保障,公民參與權誠然是原子能立法的一個重要環節。否則這種不知不黨的開發會給可能出現的問題帶來莫大的困擾。日本核泄漏引發了對普通民眾生命安全的憂慮的同時也暴露出核工業對自然環境的隱患。中國已經建成的和在建的核電站對于環境影響的評估是否符合發展核能的相關要求,民眾是否了解,可以說這也是尷尬。中國涉及核電站管理的部門多達十幾個,各個部門之間的職責歸屬存在嚴重的交錯現象,這也為可能的問責帶來了麻煩,這又是一層尷尬。


        中國核能開發所遭遇的尷尬有內部的也有外部的,但真正解決的辦法卻必須從內部人手。要避免尷尬,就要加快立法步伐,做到統籌安排,權責一致,做到開誠布公,民眾參與。


        中國的原子能法案真容?


        中國核能產業起步較晚,于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但此后二十年的發展十分迅速。相比之下中國的《原子能法》卻一再難產,這個話題似乎不是十分的重要。而今對于它的立法可以說是在日本福島核泄漏的警鐘伴奏下才正式走上軌道。如果不是福島核泄漏給人們上了一堂科普課,今次立法何時“開花”猶未可知。但畢竟走上了正軌,我們想探知中國的原子能法案的具體內容是什么,這部在年內很有可能出臺的法律能不能對中國飛速發展的核能產業做到有效的規范,能否成為公眾在原子能方面的維權法、保護法,而當潛在的危險來臨的時候它能起到什么樣的作用?


        目前的揣測都是盲目的猜想。關于《原子能法》草案的具體內容,我們得不到公開的信息,相關人員也并不愿意透露。據了解,《原子能法》中大體將包括鈾礦地質的勘察和采冶、核材料的管制、核設施的管理、核技術應用的管理、放射性廢物的管理、核安全的管理、核應急的管理、核損害賠償的管理以及核進出管理等。如此看來這是一個比較全面的原子能法案。可預料原子能法案的頒布理論上將有效的應對原子能開發應用過程中所面對的各種各樣的問題。


        中國的立法千呼萬喚,相比之下歐美日韓等早在幾十年前就頒布原子能法案的國家在實際操作中就顯得駕輕就熟了。盡管日本遭到了地震、海嘯、核輻射三重打擊,但是應對危機的處理客觀上還是有章法的(雖然日本處理核危機的實際工作遭到廣泛的詬病)。作為世界上最早頒布《原子能法》的國家,美國在1979年經歷了一場和今天日本福島核泄漏相似的核危機,當年位于美國賓夕法尼亞的三里島核電站第2組反應堆部分燃料棒鋯包殼和鈾燃料熔化,大量放射性物質,特別是氙、氟之類的氣體與碘同從反應堆釋放出來,并有少量放射性物質隨部分冷卻水的泄漏而釋放。面對如此大的核危機,美國政府按部就班地展開危機應急,全部工作基本得到有條不紊的實施。相關法律的制定能夠保證一旦有事可以做到可問責的對癥下藥,相反如果沒有法律的保障,病急亂投醫似乎就成了必然結果。


        當然中國的《原子能法》不會是“核危機應急處理法”,畢竟核工業的建立是一個系統性的工作,“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如今立法開始,它將走向何方,我們拭目以待。本文來自《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年報》雜志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nm525.com/chengrenjiaoyu/20190621/8178221.html   

      中國原子能立法步伐加快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