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optgroup id="dxvbp"><i id="dxvbp"></i></optgroup>

<p id="dxvbp"><em id="dxvbp"></em></p>
    1. <strike id="dxvbp"><xmp id="dxvbp"></xmp></strike>
    2. <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p id="dxvbp"></p>

      <legend id="dxvbp"></legend><ruby id="dxvbp"><i id="dxvbp"></i></ruby>

      無錫近代工業的技術創新

      無錫近代民族工業興起于19世紀末,而民國的建立和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西方列強一度放松對中國的經濟侵略,給民族工業的發展帶來了難得契機。在國家積貧積弱的背景下,一批具有先進眼光和思想的地方士紳,也以實業救國為號召,積極興辦企業。 無錫近代工業起步之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無錫近代民族工業興起于19世紀末,而民國的建立和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西方列強一度放松對中國的經濟侵略,給民族工業的發展帶來了難得契機。在國家積貧積弱的背景下,一批具有先進眼光和思想的地方士紳,也以實業救國為號召,積極興辦企業。


        無錫近代工業起步之時,第二次工業革命在西方社會方興未艾,各種新技術、新發明層出不窮,并被迅速應用于工業生產,大大促進了經濟的發展。西方的工業企業由此進入到了以機器大工業生產、全球市場爭奪和現代科學管理為特點的發展階段。由于資本積累和技術水平的差距過大,無錫近代工業的發展重點仍然集中于紡織、面粉、繅絲三大傳統產業。這三大產業,都與普通群眾生活息息相關,市場空間巨大;原料供應充足,能夠就近保證;對于工人素質、設備程度的要求并不高。這符合當時無錫產業發展的實情,也符合產業演進的一般規律。


        盡管起步晚,基礎弱,但無錫近代民族實業家抱定“實業救國”的宗旨,自強不息,努力追趕。特別是設備和技術的更新,經歷了從引進、仿造到自己開發制造的階段,由此造就了以現代技術的不斷創新為支撐的現代工業文明。


        “看樣定機”的門道


        早期無錫民族工業的設備,主要通過洋行購買引進,也有少量從外商企業轉讓而來。1901年,榮氏兄弟創辦保興面粉廠,采用的英制磨粉機和法制石磨,就是由上海瑞生洋行代辦。后來添機改造,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分別向怡和、恒豐洋行定購英式鋼磨6臺和美式鋼磨18臺。以后榮家合資創辦振新紡織廠,也是委托瑞生洋行定購英國道白生紡機28臺,并由洋行派工匠前往無錫安裝試車。


        通過洋行代購設備,主動權操于洋行之手,有可能受到洋商的中間盤剝,從而蒙受經濟損失。1917年,申新二廠添機改造,榮氏兄弟向日商三井洋行訂購英制紗機7600錠,就遭遇過這樣的挫折。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洋行以匯率變動為借口,拖延交貨。當匯率下跌時,逼迫榮家企業加價;而當匯率上升時,又將在手的機器和部件另行高價出售,從中獲利。由于洋行不守信用,不僅耽誤工廠設備安裝進度,而且使企業蒙受因匯率、價格變動而導致的損失。正因為洋行的作梗,申新二廠的技術改造未能及時投產見效,致使企業一蹶不振,一連幾年無所獲利,留下深刻的教訓。


        面對這種情況,一些民族工業企業開始改變思路和辦法,在與洋商談判購機時,強調“看樣定機”,而不滿足于看目錄、看圖紙定機。對重要設備和大宗設備的引進,專門派出懂技術的人員進行考察,力爭技術先進、性能良好。在簽訂合同時,細致談判,嚴格把關,對于交貨日期、交貨地點、價格和付款方式等一一落實,避免因漏洞、脫節而造成損失;對可能出現糾紛的環節,事先設下制約和反制約的辦法。一些有魄力有遠見的企業家還果斷越過洋行,直接向國外制造廠家訂購。


        1919年,榮氏兄弟又籌劃在無錫創辦申新三廠。他們吸取了申新二廠的經驗教訓,特地委派其族兄、中國最早的電訊專家、曾任民國政府交通部電政司司長的榮月泉,以上海總商會代表的身份,借赴巴黎國際和會之機,對歐美各國的工業發展和科學技術進行調查考察。考察中,榮月泉通過研究比較,詳究紡織設備的技術性能,在此基礎上訂購3萬錠英國好華特新式紡機和2萬錠美國薩克威細紗機,購進2組1600千瓦發電機,用于裝備無錫申新三廠。榮氏兄弟此舉,不僅為當時內地興辦上規模、上水平的棉紡織企業奠定了技術基礎,更重要的是,突破了通過洋行中間商訂購機器設備的習慣做法,在民族工業自主引進國外技術方面邁出了具有示范意義的一步。


        1930年,無錫慶豐紡織廠辟建第二工場。在訂購設備之時,唐星海親赴英國考察,經過比較,決定引進當時工藝最先進的日本PNA皮卷大牽伸和美國卡氏大牽伸設備。作出決定后,先各購進一臺樣機,經過實際使用,不僅摸清了機器的性能特點,而且培訓了掌握技術的工人。然后再成批引進,一舉安裝2.7萬錠。機器購定后,還專門派人員到國外檢查驗收,完全符合要求再裝箱啟運。[1]


        以后,很多工廠引進設備,都注意到國外詳加考察,力求技術先進,并擺脫洋行從中轉手。抗戰勝利后,麗新紡織印染廠進行修復擴建。當時瑞士生產的里妥爾細紗機,在世界上較為先進。唐君遠專門派人對樣機進行考察,先期購進2臺。其它如精梳機、印花機、三軋輥府綢整理機等,經過調查比較,都是當時國內尚無引進的一流先進設備。安裝使用后,產品性能明顯改善,手感、色彩均令人滿意。


        “器惟求新”的魄力


        無錫的民族工業在實施技術改造的過程中,并不滿足于對設備和技術的簡單引進,而是注重從企業實際出發,對企業的生產流程進行改造重組,以此優化生產要素的組合,取得這些設備和技術的最大化效用。


        茂新面粉廠創辦伊始,榮家就開始了對設備的更新,先后以鋼磨代替石磨,以柴油引擎代替蒸汽機。后來又引進當時最新式的美式制粉機,改用電力傳動,使得產量、質量大大提高,而生產成本相應下降。以后,又將磨粉機轉軸連接于車間總地軸,總軸配備功率大小不等的3臺馬達,根據機磨運轉需要,合理調整動力配置。與此同時,茂新還招雇有經驗的機匠和技術人員,對引進設備進行解剖,研究改進。進口的美式600筒粉機的設計能力為日產面粉2400包,而茂新經過設備改造和工藝改進,實際產量提高到3500包左右,最高達到4200包,而且出粉質量高、色澤好。榮德生由此得出的一個結論是:“非添機如茂新法,不能發展”。[2]后來,榮家福新一廠、三廠的600桶進口面粉機清麥設備不適應國產小麥,有經驗的機匠和技術工人深入研究直立打麥機的風箱和圓篩等裝置,并以此進行了改造改進,不僅解決了國產小麥泥沙雜質較多的問題,而且提高了生產能力。


        無錫的碾米業“脫胎”于傳統臼坊,但很快就實現了向近代機器碾米廠的演變。其中鄒成泰是一家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工廠。它是無錫第一家以電為動力的碾米廠,還制造成功機器自動篩,為碾米工業機械化和自動化打下了基礎。其創辦人之一鄒頌范在1932年參觀杭州萬國博覽會時,發現會上有德國展品雙連中型“巴基篩”一臺,即自動篩。大會閉幕后,該篩由鄒頌范購回,安裝使用后效果很好,可省七八個篩米工人的勞力。鄒成泰將篩拆開仿制,根據機篩的原理改變外形,制成輕小型自動篩,以較低的造價打開了市場。1934年,鄒成泰又研制成功谷米分離篩,推進了碾米工業的自動化進程。


        民國時期的織布車間


        無錫麗新紡織廠是一家由多個綢布莊商人集資創辦的企業。1922年建廠時廠中設備為木織機200臺、鐵木機100臺、全鐵織機100臺。由于技術設備落后,產品品質較差,投產后兩年中一直是銷路滯塞。1924年,唐驤廷、唐君遠父子決定引進先進的阿尼林車和絲光機,與采用硫化元染料相匹配,加強織物后整理,將積壓的庫存布料重新加工成絲光布,外觀質量明顯改善,結果銷路立即轉滯為暢。由此得到啟發,麗新廠大規模更新布機,陸續添置英制電力織機,全部淘汰木機和鐵木機。并引進漿紗機、精梳機、拉幅機、四色和六色印花機、烘干機、折布機、府綢整理機,以及日產3噸色布的英國法瑪諾頓全套染整設備、瑞典雙葉汽輪發電機、德國自動鍋爐等國內數一數二的先進設備。同時高價購得國外最新的技術專利——海昌藍染料和熒光增白劑,創出麗新不褪色布和特白漂布等品牌產品。又利用織物的閃色原理,以正反手交織,形成映條的“鴛鴦”府綢;利用燒堿使布起皺的原理,發明泡泡紗;借助先進設備,改進工藝技術,成功仿制日本直貢呢和英國府綢,形成若干暢銷國內市場和南洋群島的拳頭產品。技術改造使麗新廠從一個陷于困境的企業,一躍而成為位居國內同行企業前列的紡、織、印、染全能企業,在短短七八年時間里,資本、設備、產量連翻兩番,被日本競爭對手視為“勁敵”。


        “自主研發”的可貴


        無錫工商企業的技術開發,從引進設備的修配、改良起步,進而仿造自用,再走向自主創新,這在知識產權尚未得到重視的時代,不失為企業發展的一條捷徑。


        早在1912年11月,榮德生在第一次全國工商會議上,就提出了建立機器制造廠,由我國自行制造工作母機的議案。1919年,榮家創辦了公益鐵工廠。這家鐵工廠從為榮家企業修配紡機織機等起步,經過10年左右的添機擴充,成為一家裝備精良、技術全面、獨立經營的機器修造廠。它不再滿足于簡單仿造,而是在消化、吸收中不斷有所改進創新。為了自制新型織布機,工廠專門開辟實驗間,先后引進英國狄更斯式、日本豐田式樣機,同時采集德、美等國最先進的織布機圖紙,然后選定以一種機型為主,兼取其它機的長處,創出新的樣式,稱為“公益式”。這一新式布機,性能較日式機、英式機為佳,造價卻不到進口機價格的50%,受到江南一帶中小布廠的歡迎,上門訂購者絡繹不絕。1937年,公益鐵工廠日出新式布機8臺,以及一定數量的紡機及其配件。榮氏兄弟因此雄心勃勃,設想把公益廠辦成國內最大的紡織機械專業工廠,甚至著手勘探鐵礦,規劃建造熔爐,籌備自煉鋼鐵。但日本侵華戰爭的爆發,無情地摧毀了這一發展計劃。


        同樣創辦了自家鐵工廠的,還有薛壽萱的薛氏集團。薛壽萱投資2萬元,購買20多臺生產設備,將其父薛南溟的“工藝傳習所”改建成為工藝鐵工廠,專門負責永泰系統各廠的設備維修和改造。在技術和設備能力得到提升以后,工藝鐵工廠也被賦予仿制機械的任務。先購買引進樣機,然后組織專家按樣模仿復制,再由無錫工藝鐵工廠批量制造。


        1929年春,薛壽萱向日華株式會社蘇州瑞豐絲廠購入一臺“帶川三光火熱式烘繭機”,烘繭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同年秋,薛壽萱命工藝鐵工廠仿制了4臺烘繭機,工效與日制烘繭機相似。1920年代后期,日本的繅絲行業對原有坐繅復搖式絲車進行改造,制造成功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御法川式立繅車,穩定提高生絲產品的質量。但日本對這一先進技術加以壟斷,禁止立繅車出口,有關技術對外嚴格保密,特別不準華人接觸。對此,薛壽萱下決心聘請鄒景衡、薛祖康等一批留美、留日歸國的技術人員,在永泰絲廠增設一研究室,集中力量攻關仿制。他們對畫報上得到的圖樣進行研究,破解了小箴回轉接緒技術。隨后,在無錫工藝鐵工廠的配合下,試制成功中國第一臺32緒立繅式絲車。后經過試驗修改完善,最終定型為20緒絲車,并批量投入制造。1931年,首批292臺自制立繅車首先裝備了華新制絲養成所。第二年又制造492臺,相繼在永泰系各絲廠推廣。不過,薛壽萱為了保持永泰的競爭優勢,對國內同行也封鎖了技術。無錫瑞綸等絲廠依靠省女蠶校的技術力量,聯合上海環球鐵工廠和無錫合眾鐵工廠,另行試制,同樣獲得成功。無錫當時制造的新型立繅車(被稱為“華新式”),比日本的御法川式、豐田式立繅車,每車多4緒,絲箴的回轉速度快20轉/分,使用效果良好。至1936年,無錫將近一半絲廠、一半以上的絲車改用改良型的多緒立繅車。


        1920年代中期,棉紡織業也誕生了一項具有革命意義的新技術——大牽伸。這項技術由西班牙紡織專家首先試驗成功,通過改變紡機構造,提高轉速,使棉紗拉長倍數增加,相應減去粗紡工序,直接紡出細紗。這不僅大幅度增加紗錠出紗量,而且提高出紗的支數和質量。無錫申三、慶豐等棉紡織廠率先引進國外大牽伸紡機,立即組織技術人員對照普通紡機作解剖、分析,詳細比較其異同,研究其原理。經過反復琢磨,終于掌握了這一新技術。引進國外設備的同時,又根據國產棉花的品質特點,對原有紡機進行改造,并改進配套設備,達到應用于現生產的目的。很快,大牽伸技術先后在各廠得到推廣應用,原有老式道白生、勃拉特等各種非大牽伸紡機分別得到改造,不僅成倍提高勞動生產率,而且使棉紡產品從16支紗為主向20支紗和更高支數提升,提高了棉紡行業生產技術的整體水平。


        作者:陸嘉律(無錫市政府辦公室,江蘇無錫,214000)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nm525.com/html/Designs/20190725/8183633.html   

      無錫近代工業的技術創新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