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optgroup id="dxvbp"><i id="dxvbp"></i></optgroup>

<p id="dxvbp"><em id="dxvbp"></em></p>
    1. <strike id="dxvbp"><xmp id="dxvbp"></xmp></strike>
    2. <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p id="dxvbp"></p>

      <legend id="dxvbp"></legend><ruby id="dxvbp"><i id="dxvbp"></i></ruby>

      歐債危機的產生及其特點

      第 2 章 歐債危機的產生及其特點 2.1 歐債危機的爆發及演變。 受 2008 年美國次貸危機的影響,歐洲一些國家的金融市場開始出現動蕩。 最早是在歐洲的冰島及中東歐的國家,隨后在希臘集中爆發,繼而蔓延到整個歐元區國家。 由于冰島國內的金融業的過度擴張,及其金融產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第 2 章 歐債危機的產生及其特點

        2.1 歐債危機的爆發及演變。

        受 2008 年美國次貸危機的影響,歐洲一些國家的金融市場開始出現動蕩。

        最早是在歐洲的冰島及中東歐的國家,隨后在希臘集中爆發,繼而蔓延到整個歐元區國家。

        由于冰島國內的金融業的過度擴張,及其金融產品的過度國際化使之深受美國次貸危機所引發的金融危機影響,冰島的金融業受到了重創,并引發該國主權債務違約,冰島的三大銀行Kaupthing,Landsbanki和Glitnir都先后被冰島金融監管當局接管,主權債務的問題也因此凸顯出來。這是歐債危機爆發的第一階段。

        據美聯社統計,冰島當時外債甚至已經超過國內的GDP值達到800億美元。財政赤字率是衡量一國財政風險的重要指標之一。國際上普遍采用國債負擔率與赤字率的比值來評估政府的主權債務危機,即國債余額與GDP之比和赤字總額與GDP之比。國債負擔率就是指一個國家累計的國債余額占GDP 的比重。[8]

        一國的國債負擔率越小,則該國可以發行國債的空間越大。由于該指標反映一定時期內整個國民經濟對國債的承受能力,所以通常也稱為國民經濟承受能力。在2004年歐盟出臺的《穩定與增長公約》中規定的標準是各國的赤字率小于3%為安全水平,而各國的國債負擔率要小于60%.國際公認的國債負擔率警戒線也是60%,而冰島已經遠遠突破了國債負擔率的警戒線,外債總額幾乎是GDP總額的三倍。雖然在IMF出面救援后,緩解了人們對冰島問題的擔憂,但歐洲債務危機并沒有就此結束。

        隨著歐洲金融市場的動蕩,中東歐國家、迪拜等國債務風險開始暴露,這是歐債危機爆發的第二階段。在美國次貸危機席卷了世界的金融市場后,一些中東歐國家也深受其害。這些國家為了滿足國家經濟體制轉軌的需要,一直以來就是"高外資,高舉債"的發展模式,而金融危機的到來無異于雪上加霜。2009年2月24日,國際評級機構下調了拉脫維亞的評級,而2月25日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又宣布將烏克蘭的外債評級調降兩個等級;因為西歐國家與東歐國家又是債務的賣方和買方的關系,東歐的還債能力的不足勢必會牽連到西歐國家,此舉引發歐元與英鎊大幅下滑年。但隨后在西歐國家和IMF的大力支持下,中東歐國家的金融形勢出現了好轉跡象。

        2009 年 11 月,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政府宣布,將把迪拜國有公司"迪拜世界"的債務償還暫停 6 個月,財政部請求其債權人允許迪拜世界"暫停"償還債務。

        政府要求還債"暫停",這使得投資者信心大跌。這次迪拜債務危機,給全球帶來震撼影響,使人們開始重新審視主權債務的信用問題。后來阿布扎比向迪拜伸出了援手才拯救迪拜于債務危機之中。

        歐債危機發展的第三階段是隨著歐洲債務危機的不斷蔓延,希臘、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國家也同樣難逃其害,這些的國家主權債務危機的爆發,使得債務危機擴大到了整個歐洲版塊,形成一場空前絕后的危機浪潮。2009 年 10 月,希臘發生了政權更迭,新政府上臺后揭露前任政府隱瞞了巨額公共債務。并宣布當年國家赤字率為 12.7%,國債負擔率為 113%.這表明,希臘債務水平不僅遠高于市場預期,而且嚴重超過了歐盟公約制定的上限,希臘債務危機由此揭開序幕并逐步加劇。2009 年 12 月,全球三大評級公司降低了對希臘的主權債務的評級,進一步刺激了債務危機的發展,隨后評級機構又下調與該國銀行相關的長期債務評分,并否定了該國公共財產發展前景被,定位為"負面",這無疑是"雪上加霜",給該國帶來了嚴重打擊。一周后,希臘國家發售了二十億歐元的國債。然而,僅僅六天后,標準普爾就將希臘主權債務的評級水平由 A1 到 A2,并宣布其"負面"的前景展望。國際市場在三大國際評級機構相繼調低希臘的主權信用評級后對歐洲主權債務擔心加劇,與此同時,希臘國債利率攀升,希臘也無法再繼續通過國債來進行融資。

        此后歐洲其他國家也開始受到波及。南部地區歐盟成員國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國的財政也略顯吃緊,國債負擔率都已經超過 60%的警戒線并都發生了財政赤字。毫無疑問這些國家的主權信用評級也被各機構下調,主權債務問題開始向整個歐元區及歐盟各國擴散。

        英國作為歐盟成員但沒有加入歐元區,其情況同樣令人擔憂。英國財政赤字率在 2009 年為 12.1%,是自從 1990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國債負擔率為 68.6%.

        英國已與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在財政及政府負債基本面等方面基本相近,而英國在 3A 級的主權債務國家中,已經排在債務風險的榜首。在歐盟成員國中,也具有最大的財政赤字。

        至此,整個歐洲的債務危機的大幕拉開。雖然在歐元區成立之時,為了保證歐元區經濟和諧穩定的發展,歐盟就嚴格規定了各個成員國家的公共債務水平和赤字比例。其中,歐盟在《穩定與增長公約中》就對各個成員國公共債務水平和赤字比例分別做出了不得超過同期 GDP 的 60%和 3%的規定。但是從 2004 年開始,部分歐盟成員國開始邁出了危險的一步。2005 年初,歐盟同意部分成員國可暫時超過 3%的財政赤字率。此舉是出于為了刺激就業等情況。此后一發不可收拾,歐洲整體國債負擔率水平持續走高,遠超 60%的規定。在 2007 年前,歐洲五國中只有愛爾蘭滿足了財政赤字率小于 3%的規定,2008 年以后,五個國家的財政赤字率全部超標。西班牙和希臘 2008年的財政赤字率甚至分別高達 6.96%和 12.7%,愛爾蘭的約為 12.5%,西班牙的為 11.2%.在 2010 年,愛爾蘭的國債負擔率甚至一度高達 94.2%.[9]

        到 2010 年 4 月,葡萄牙、意大利、愛爾蘭和西班牙等經濟實力較強的國家也被危機波及。緊接著法德這兩個歐元區的核心國家也未能幸免。2012 年初標準普爾宣布將法國等九國主權信用評級下調,法國主權信用也不再是 AAA 級。至此,主權債務危機已經由希臘擴散到整個歐洲。

        2.2 歐債危機的主要特點。

        2.2.1 外債量大,且危機集中爆發。

        在歐債危機爆發的第一和第二階段,由于出現危機的債務主要是外向型、外來型債務問題,而且由于救助及時尚未引發較大的國際風波。但從 2008 年 10月至 2009 年 12 月,在危機第三階段爆發,在一年時間內外債危機集中爆發,歐洲多個國家也開始陷入危機,使得歐元區整體經濟下滑,債臺高筑。出現危機的外債量大,至 2010 年 2 月,歐盟各國的負債總額已經超過 36 萬億美元。

        2.2.2 發展迅猛,歐元區內部發展速度尤為突出。

        自 2007 年以后,歐洲主權債務呈現爆發式的增長(見表 2.2)。這其中有許多債務是為了緩解次貸危機所帶來的經濟低迷所進行的資金籌措。因為在本國經濟沒有根本性發展的基礎上,只能依靠對外舉債來實現這一目的。這種"高外債,高借貸"的發展模式也是導致危機迅速擴散的元兇。而自從迪拜債務危機以后,全球的 CDs(即信用違約互換)都出現了上升的態勢。如沙特的 CDs 價格從 10一躍達到了 108,巴林的從 22 擴大了十倍左右達到了 217.而亞洲地區的越南 CDs由 35 上升至 248,印尼由 25 升至 227.[10]

        2.2.3 主權債務類型多為公共債務。

        在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之后,PIIGS 五國中除意大利外的四國公共債務占 GDP的比重持續大幅提高(見表 2.3)。正是由于國家債務形勢嚴峻,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繼將希臘主權信用評級從 A-下調至 BBB+ 后,又將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主權評級進行了下調并發出預警:如果赤字問題持續嚴重,那么即使法德等長期被評為AAA 級的國家也可能會受到金融危機的沖擊。

        2.2.4 債務國經濟增長緩慢,償債能力低。

        為了應對債務危機,歐盟許多國家都采取對外舉債、引入外資的方式來緩解金融危機。然而,如此一來,各國的負債壓力急劇增加,主權債務風險也隨之加大。與此同時,由于大量舉債,還債壓力大,使得各國國內的經濟發展卻受到嚴重影響,出現經濟發展緩慢甚至倒退趨勢。以希臘為例,希臘國家在債務負擔迅速提高的同時,償債能力卻遠遠跟不上負債的腳步,債務風險愈加擴大,經濟發展也受到制約。從這些國家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速變化看,2002-2009 年 PIIGS五國基本呈現逐步走低的趨勢,且自 2008 年起基本為負增長,尤其希臘,經濟持續負增長至 2011 年且逐年惡化。經濟增長放緩、甚至倒退直接增加債務風險化解的難度。

      返回本篇論文導航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nm525.com/html/zhlw/20190731/8184290.html   

        歐債危機的產生及其特點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