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optgroup id="dxvbp"><i id="dxvbp"></i></optgroup>

<p id="dxvbp"><em id="dxvbp"></em></p>
    1. <strike id="dxvbp"><xmp id="dxvbp"></xmp></strike>
    2. <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p id="dxvbp"></p>

      <legend id="dxvbp"></legend><ruby id="dxvbp"><i id="dxvbp"></i></ruby>

      差異的維度

      第三節 差異的維度。 作為一種復雜的社會現象,文化既包括人們的價值觀念、言語方式與思維習慣,也內在地涵納了社會生活方式、道德規范等不同形態的特質。這是文化存在差異的基本表現,因而在文化交流中會因為差異而導致溝通阻滯。費孝通先生晚年在反思文化問題時,針對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第三節 差異的維度。
        
        作為一種復雜的社會現象,文化既包括人們的價值觀念、言語方式與思維習慣,也內在地涵納了社會生活方式、道德規范等不同形態的特質。這是文化存在差異的基本表現,因而在文化交流中會因為差異而導致溝通阻滯。費孝通先生晚年在反思文化問題時,針對文化差異所產生的不同文化態度,引用其導師馬林諾夫斯基所寫的導言,感慨地說到:文化歧視“歸根于中國和歐洲在文化上的差別,即他所說的道德態度上的基本差別”;文化的差異表現在文化自覺上就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費老的經驗大體可以歸納為兩個層次:文化存在差異,但可以對社會發現做出貢獻;同時,對待彼此差異的文化,不是排斥,而是容許多元存在。文化的差異是保持文化活力的重要保障,是文化不斷創新發展的動力源泉,更是文化所應當具有的基本狀態。
        
        一、文化主體與文化認同。
        
        人是文化的創造者,也是文化的傳承者。具有主觀能動性的人是文化價值的核心要素。在社會進步的文化維度,作為個體的人自然會重視自己的權利,特別是現代制度下,個體權利的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會進步的程度,社會個體權利的平等是個體權利發展的外在表現。尊重個體權利,尊重主體身份,獲取文化資源、消費文化資源等權利是個體的基本權利。所謂文化優勢的驕傲感會漠視這種主體身份,正如費孝通先生所說:那些以“文化領導人”、“掌握著優勢文化”自居的人還堅持著先進和落后之分,實質就是上一代的“文野之別”.成熟的社會應當是任何人都能夠平等自由的獲取文化資源,主體應當得到充分的尊重,任何一種社會制度都不能剝奪社會個體在社會中獲取文化資源的權利,更不能通過歧視性的政策限制個體的權利,在制度上就能夠體現出對不同文化主體的尊重。在社會倫理原則的角度,這種尊重是文化正義的一部分,尊重所有人在人格上的平等,尊重文化差異同尊重人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并不相悖,相反,這種平等的尊重會作為道德上的一種善,能夠從文化的高度讓人們以平等之心對待其他人,尊重和維護其他人的個人尊嚴和生命價值的品質。
        
        多元社會并不必然導致多元文化的并存,相反,一種復雜文化通過允許獲得多樣化成就和不同人才的繁榮來擴大平等性和多樣性。如果一個社會不能保障平等,尊重個體便難以體現,這根本上是由于人的稟賦差異存在不平等的事實,優勢地位的個體或群體往往獲得尊重的幾率大于其他群體和個體。因此,公正、平等的社會任務是維護個體對不同文化形式需求的差異。從文化的生成規律看,個人的喜好是逐漸形成的對某一事物喜好的認同和傾向,個體因生活環境和經歷不同有所差異,我們應給予這種需求上的差異尊重,這也是從需求上保持文化多樣性,保持文化差異性創新的動力。每個個體都是獨特的,都是特有的有別于其他個體的存在,漠視或者歧視會導致文化認同危機,并可能導致社會認同危機。我們應尊重這種個體的差異,世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個體,這種差異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永遠存在的,個體由于社會層次、文化程度、經濟實力等因素的影響,對于文化的需求種類、文化資源的需求量、文化的需求層次等各不相同。比如:有些人傾向于大眾文化,有些人傾向于精英文化,這種偏好(preference)差異是存在的,我們應當正視這一差異。同時,應給予不同文化需求主體尊重,并不能因消費的文化資源不同而有等級之分,文化消費的主體是平等的,個體的差異也是應當尊重的,這應當時社會道德維的基本的人與人之間交往的態度。
        
        尊重文化主體的價值核心地位,關乎到文化認同和社會認同。從歷史的經驗看,對文化主體最不尊重的要數殖民主義及其文化霸權,在盛氣凌人的殖民文化中,總是遭遇各種文化抵抗:“在異質性文化的較量中,征服者與被征服者互為鏡像、互相參照,由此形成了一種基本的主奴身份關系,但是征服者與被征服者的文化身份關系并非是靜止的,而是處于一種永無休止的談判和身份爭奪狀態中。”在某種意義上,殖民文化的整合失敗實際上是西方文化優越感凌駕于其他文化、不尊重其他文化主體地位的失敗,沒有得到殖民地人們的文化認同。即使在同一個社會中,不同的文化形式應當得到平等的尊重,文化的創造并不因其形式的不同而有高低之分,更不應認為的制定歧視性的規則,而應得到平等的尊重。有些地區的文化因為地理條件、人為因素等原因會更早的發展,而有些地區的文化應為一些限制因素會發展的較晚,文化的發展有先后,但這些文化都應當得到充分的尊重。任何一種文化形式都是人類文明的成果,都代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當更多的文化主體得到尊重時,多元文化的格局才能形成,文化認同才能出現。
        
        二、尊重制度與文化認同。
        
        制度作為文化的一部分,是一個十分寬泛的范疇:既包括一般意義上的慣例、程序、習俗、信仰等文化要素層面的“規則”,也指各種有條文規定和無條文約束的法律法規與行為模式。在這個意義上,文化的發展無疑離不開政治制度的支持,它首先體現在制度設計中。比如,針對習俗等制度的政治框約,能夠反映一個國家的文化認同狀況。“踐行不同習俗的各種文化不僅應享有同等地位,而且不同文化在制度安排和社會政策上亦應受到同樣尊重,因為尊重文化的差異性是執行文化平等原則的一條重要途徑。”任何一個時代的文化都是與政治緊密相連的,甚至很多時候文化是為政治服務的,文化形式適應政治的需要而存在,因政治導向的改變而改變,政治上的支持對于文化的發展至關重要。政治對于文化具有一定程度上的導向作用,特定政治制度下的文化具有特殊的形式,文化往往會在特定時期和特定條件下服務于政治,文化和政治之間的相互作用決定了政治在文化的發展過程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返回本篇論文導航
        12下一頁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nm525.com/html/zhlw/20190731/8184360.html   

      差異的維度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