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optgroup id="dxvbp"><i id="dxvbp"></i></optgroup>

<p id="dxvbp"><em id="dxvbp"></em></p>
    1. <strike id="dxvbp"><xmp id="dxvbp"></xmp></strike>
    2. <track id="dxvbp"><em id="dxvbp"></em></track>
      <p id="dxvbp"></p>

      <legend id="dxvbp"></legend><ruby id="dxvbp"><i id="dxvbp"></i></ruby>

      馮友蘭:中國哲學史開創者

      《中國哲學史》的上下卷分別于1931年、1934年寫成,是中國人自己寫的第一部完整的現代意義的中國哲學史,由美國人D?卜德(DerkBodde)翻譯為英文。卜德在《馮友蘭與西方》一文中說此書一直是世界各大學學習中國哲學的通用教材,此書出版以前,國內關于中國哲學史的書只有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中國哲學史》的上下卷分別于1931年、1934年寫成,是中國人自己寫的第一部完整的現代意義的中國哲學史,由美國人D?卜德(DerkBodde)翻譯為英文。卜德在《馮友蘭與西方》一文中說此書一直是世界各大學學習中國哲學的通用教材,此書出版以前,國內關于中國哲學史的書只有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半部。胡適的書在當時的學術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有了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就好像在后來者面前砌起了一堵高墻,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如果沒有新的突破,是很難超越的。


        不過,學術界的反應卻更加關注和贊賞《中國哲學史》與《中國哲學史大綱》的不同之處。學術界高層人物的反應是迅捷而熱烈的。該書上卷剛剛出版,清華大學就把它列為《清華大學叢書》。進入這套叢書要經過非常嚴格的審查,審查者都是當時學術界的泰斗。


        除了前述“二史”外,馮友蘭還寫過其他的“中國哲學史”:


        1946年馮友蘭訪問美國的時候,用英文寫過一部《中國哲學小史》,后由涂又光翻譯為中文出版,定名為《中國哲學簡史》。


        20世紀60年代,馮友蘭試圖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重寫中國哲學史,書名也叫《中國哲學史新編》,出版了前兩冊。這兩冊書,不免帶有那個年代的強烈的特點,后來被馮友蘭完全拋棄。


        道術變遷


        1948年底那個天地玄黃的時代分水嶺之際,清華校長梅貽琦走了,馮友蘭主動留了下來,主持清華的校務,他認為,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尚賢”,而自己就是“賢”,自己在新社會,一定會有用處。


        也因此,馮友蘭積極參加思想改造運動,1949年10月5日,他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信中說:我在過去講封建哲學,幫了國民黨的忙,現在我決心改造思想,學習馬列主義,準備于5年之內用馬列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重新寫一部中國哲學史。


        數天后,毛澤東派專人送來回信。信的原文是:


        友蘭先生:


        10月5日來函已悉。我們是歡迎人們進步的,像你這樣的人,過去犯過錯誤,現在準備改正錯誤,如果能實踐。那是好的。也不必急于求效,可以慢慢地改,總以采取老實態度為宜。


        此復,敬頌教祺!


        毛澤東


        馮友蘭沒料到10月13日毛澤東的回信來得如此之快,并且信還是他親筆寫的,當時頗有意外之感,只是對信中“總以采取老實態度為宜”有點反感,心想,什么老實態度,我有什么不老實?


        馮友蘭自己認為,我早已接受唯物史觀,現在學習馬列主義,應該很快就能掌握,但別人并不知道他曾在大英圖書館讀過“禁書”啊!


        進入80年代,文化大革命已經成為歷史,馮友蘭終于可以斬斷名韁利鎖,發揮自己對中國哲學的看法,寫出自己的《中國哲學史新編》了。馮友蘭晚年堅持著一口真氣筆耕《新編》,完全是一種信仰的支撐:“不依傍別人,只寫我自己”。通過寫作完成從失落的自我到回歸自我的轉變。這對于一個思想自成體系的哲學家而言,具有高于生命、無比重要的意義。或者說,這才是本色。


        馮友蘭一生“道術多遷變”,到此就不再變了。這時,馮友蘭已是82歲高齡。一個有影響的哲學家,其思想定型如此之晚,也是哲學史上的罕事。儒家最早的巨擘,孔子去世時73歲,孟子去世時84歲。


        馮友蘭是中國最早的專門學習哲學的幾個留學生之一。胡適雖然學的是哲學,但他回國后主要致力于白話文運動,關于哲學,就寫出了一本《中國哲學史大綱》的上冊。金岳霖的思想深入而細密,他主要致力于邏輯學的研究。只有馮友蘭,運用西方的方法,系統整理中國固有的哲學思想,寫出了第一部完整的《中國哲學史》。他也有意識地繼承中國傳統儒家的哲學,創立自己的哲學體系,不但為中國古代哲學的總結有開創性貢獻,在中國現代哲學史上,他也是少數自成一家的哲學家之一。本文來自《中國哲學史》雜志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nm525.com/html/zhongguo/20190713/8181629.html   

      馮友蘭:中國哲學史開創者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大香蕉成人色视频在线观看